美首都华盛顿宣布"居家隔离令" 违者最高罚5千美元
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“强化限制区”内的欧洲入境者。

进入检查室后,医护人员让我头稍后仰,把一根约有一支笔长的检测棒伸入我鼻内,旋转、停留了大概5秒取样,而后又在咽喉部位进行了取样。检查鼻子的时候,我有种想打喷嚏又打不出的感觉。

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, 23日下午四点,飞机落地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。进入机场大厅那一刻,就能感受到工作人员的严阵以待,我们首先每个人拿到了一个白色的机场挂牌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深夜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部分等待转运至隔离点的欧洲入境人员躺在座位上休息。

布罗德本特是首位因新冠病毒去世的华尔街高管。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,经常往返于韩法两国的高玮坐上了从巴黎飞往首尔的大韩航空航班。而不久前,韩国政府刚发布了一则针对自欧洲入境人员的防控措施:3月22日0时起,韩国对自欧洲入境的所有人员不分国籍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,以尽量避免新型冠状病毒自欧洲输入引发新一轮韩国国内传播。高玮的行程因为这项措施而变得与寻常不同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凌晨,ORA酒店大堂,身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为隔离人员分配房间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凌晨,穿防护服的司机准备转运我们到隔离点。

美国投行杰富瑞集团(Jefferies Group LLC)在周日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,公司首席财务官(CFO)佩格·布罗德本特(Peg Broadbent)因新冠病毒并发症去世,享年56岁。

她向我们梳理了自己从值机出发到落地首尔仁川机场、在机场进行新冠肺炎检测与分流,以及回至家中自我隔离的经历。

工作人员给我换了蓝色的机场挂牌后,带领我和身边三四位有症状的旅客一起来到写有“强化限制区”(Enhanced restricted area)字样的区域。洗手消毒后,我们各自戴上了一次性橡胶手套做防护。